懂懂日记:肥猪

  又看中了一套楼房,尾盘。

肥猪

  只有市场均价的1/2,一楼,位置不算太好,每天2点以后没有太阳了,好在层高不错,应该3米以上,户型也不错,南北通透。

  一眼看中了。

  要了。

  我是计划长线持有,这房子翻倍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我对这一类房子的定义就是漏网之鱼。

  是尾盘里的好货。

  但是,我不想放在自己名下,因为我媳妇不同意我投资这些,不是不相信我能靠这个赚到钱,而是她看到我投资这些就伤心,说明我们去不了大城市了,投资的越多,拴的越紧,难道自己一个白富美就这么被困死在县城?

  她不甘心。

  那我就需要找个人帮我代持。

  二姐最包容,我直接给她打电话,意思是我付全款,不涉及到贷款,就是放你名下,可以不?

  我让她跟姐夫商量一下,给我答复。

  她说,不涉及到贷款,你用就行了,不用商量。

  我说,行。

  过了没有十分钟,二姐把电话拨了回来:想了想不合适,我们家这方面倒无所谓,主要是这个事有点欺骗弟妹的感觉,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猜想……

  我说,行。

  那用我爹的行不?

  行是行,但是也要考虑年龄,我爹再长寿,100岁到头了,对不?就是房子随时会成为遗产,既然是遗产,那就涉及到兄弟姐妹之间分,姐姐妹妹肯定不会跟我抢,但是手续很麻烦。

  基于这些因素,我放过了这套房子。

  觉得好遗憾。

  至少30万的利润。

  而且,这个价格只有我能拿到,别人拿,至少贵1000元/平,为什么?

  因为,我知道底牌,别人不知道。

  地产税,虽然未必能出台,但是总觉得是个投资隐患,所以我对名下房产的态度就是总量控制,质量优化。

  对于二姐的担心,我是理解的,她是替我们着想,是希望兄弟姐妹相处的更融洽,所以尽量的避免一些经济往来,不是说不能有,有是可以的,必须是多赢的,她觉得若是这么操作了,等于我们之间赢了,但是弟妹输了。

  有个本地的读者,之前她让我帮着打听着房子,想给弟弟买,弟弟在外打工,不买房子娶不上媳妇。

  我突然觉得这套房子很合适。

  我就把楼号告诉她了,让她有空过去看看,我特意把窗户给打开了,可以爬进去,她看过以后,说还行,就是觉得有点堵,因为这个房子是靠近外围商铺的,视野挺别扭的,你要这么想,不别扭能叫尾盘吗?

  但是,有绝对的价格优势。

  她没看中,说是回去商量商量。

  我就给她发了条信息,已卖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我突然觉得不合适,这套房子最核心的优势其实是价格,但是价格是眼前的优势,一旦买了之后呢?就会忽略价格本身,而开始关注房子优缺,越看越别扭,就觉得被我忽悠了。

  却不考虑当初省掉的一半。

  我说的不错,不是说这房子不错,而是说这是一笔不错的投资,有点类似股市里的低价股,每次牛市来临时,低价股总是先拉升,因为新人总喜欢买便宜的,觉得便宜的买的多,房子也是如此,例如两年前,我们这里房产中介经常挂两千多的房子,现在?

  挂上,秒卖。

  再未来?

  三千多的,秒卖。

  就是这个道理……

  自从媳妇做花,我们基本一直处于冷战状态,她朋友圈还把我屏蔽了,我反对,她执意,我越反对,她越神圣化这份事业。

  我觉得我们是大格局的人,不该盯着这鸡毛蒜皮的市场。

  一个花店,一个月赚不了几千块。

  何必去抢这个蛋糕呢?

  马姐给的50万现金让媳妇抢去后,媳妇变的开心了,每天都笑脸相迎了,这几天喊我去春游,就是去水库边搞烧烤,跟她的那些花友。

  我是拒绝的。

  因为我觉得这对于我而言,太浪费时间。

  我对与“游”有关的事,都没太大兴趣。

  她觉得我没情调,没品位……

  她这么一批判,我觉得也有道理,对于多数家庭而言,春天来了,一家老少开着车出去搞个烧烤,不是很爽的一件事吗?

  可是,我就是不喜欢,也不愿意妥协。

  冷战刚结束,又开始了新一轮冷战,那我就哄哄她,要不,一起出去吃个饭?喊上刘威、刘阳。

  答应。

  我说,那我下楼开车,你抓紧下去。

  她答应。

  当时已经11点50,我跟刘威他们约的是12点整。

  我从车位开车到楼道门口只需要2分钟,也就是说,11点52我就到达了,但是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,一直到了12点10分,还是不来,我就按了门铃,她才下来。(停车场手机没有信号)

  因为这个事,我们又吵了一路。

  我跟她讲,我最不喜欢就是迟到,说几点就几点,我在下面等了你接近20分钟,你知道20分钟是什么概念吗?手机没有信号不能玩,就那么一分一秒数着度过的。

  她是坐沙发上玩手机,忘记了时间。

  我再次表达了我的观点,时间观念是很重要的,不是咱自己吃饭,是人家在那里等着咱,你让人等着合适吗?你等过别人吗?

  她说,没等过。

  可能是四川人普遍比较随心,从而时间观念不是那么紧。

  这个事,搞的略不开心。

  主要是我生闷气,一旦别人迟到,我心里都特别不爽,因为我心疼我自己的时间,而我自己迟到呢?我又替别人心疼时间。

  公司同事联系我,问我清明放假的事。

  我的答复是,按照标准放,周五到周日,周一上班。

  她说,嫂子说周五来花。

  我说,按照我说的去执行就可以了。

  她问,你们要不要商量一下?

  我说,按照我说的去做。

  自从媳妇做花后,调用了我们的同事,而且多是周末来花,那么休息全打乱了,可能今天休息,明天上班,一切都是随机的,因为同事有外地的,原来是每周五回去,周一回来,结果因为乱了时间后,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回去了,家人也觉得理解不了,这班咋这么上?

  不合适。

  但是,我跟媳妇说不通。

  她理解不了。

  她为什么觉得自己做花是赚钱的?因为她没有计算背后的这些成本,若是算上这些成本,她每个月至少往里赔1万元。

  这些成本都是我在支撑着,她感受不到,而且她还有一种错觉:反正他们也不忙,让帮我做点事怎么了?

  忙与不忙,都是各司其职。

  媳妇现在对我意见特别大,她觉得我处处跟她唱反调,我觉得她其实挺不懂我的,我如此保护她,她却拼命地往外逃……

  她忽略了自己的身份,或者说,看薄了她的身份,换句话说,若是她愿意做一些朋友的微商代理,不仅仅不用花代理费,甚至还可以换来代言费。

  她意识不到自己的价值。

  这就如同我写的,请某人吃饭,我是按照万元标准去安排的,跑到青岛去吃海鲜,带了四瓶茅台,结果他一开口,我就觉得恶心了:董,买保险了吗?你嫂子现在做保险了……

  瞬间,值100块钱了。

  如今,我在家里是四面楚歌了,媳妇讨厌我,我爹也讨厌我,我爹讨厌我是有两个原因:

  第一、我喝酒。

  第二、我炒股。

  大发雷霆,仿佛骂街一般,先是打电话,然后来我家训……

  为什么反对我喝酒?

  他怕我喝酒喝挂了。

  为什么反对我炒股?

  他怕我一贫如洗了。

  喝酒这个事,我本身并不喝酒,也不喜欢喝酒,但是的确偶尔会喝酒,而且动不动喝多,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你要这么想,到了我们这个年龄,连酒都不喝,还有什么意思?

  这也是一种男人情怀。

  例如多年的恩师未见,提议,喝点?

  我能说,不?

  你敬我,我敬你,可能就喝多了,但是很清醒,很开心。

  前天,曾钧来,我也喝多了,不仅仅我喝多了,大家都喝多了,他们上飞机直接被拒了,走一路,吐一路。

  我呢?

  回家还是清醒的,到家抱着马桶吐了半晚上。

  喝了多少?

  没喝多少,三人一瓶梦6,然后两箱啤酒,我之所以喝多是因为我不喝啤酒,我喝啤酒必醉,但是我就是想喝,觉得兄弟们做大了,我也开心,万一哪天上市了,我也荣耀,对不?据说,已经有条不紊的进行了。

  说这些都太势利了,就是现场觉得很好,因为前面我们已经聊了八个多小时,很投机,从天文到地理……

  能不喝点嘛。

  我觉得,唯一略遗憾的是,现场有人不喝酒。

  这也是一种破场。

  就是大家都HIGH,你不嗨,那么就容易出戏,而且你容易有看马戏团表演的感觉。

  一起吹了牛B,一起发了酒疯。

  感觉兄弟之间,很近。

  这种感觉是不喝酒的人不懂的,你说酒对身体有害我不知道吗?

  肯定知道。

  但是,就是觉得好,在那个氛围下,不喝不行,非要喝点。

  我爹劝我,我肯定发誓,再也不喝了。

  至少对于北方人而言,酒是破冰利器,什么叫兄弟?一起喝过酒,这才叫兄弟,否则,总有距离感。

  至于喝多了出丑的?

  什么类型的我都见过。

  若是都多了,那么谁都不会说谁,反而觉得感情好,若是有人没喝酒,就会贴标签,意思是那女人不行,喝多了发疯。

  之前,我写过一个故事,有年,我给上海某作家当司机,去参加更高级别的私宴,私宴是什么意思?就是家宴,能被邀请来的,可不是一般关系,说明是自己人,现场一共八个人,我作为司机只能在厨房里吃。

  从中午12点到下午3点。

  每个人都带着司机。

  我们走的比较晚,因为作家德高望重,肯定要单独说几句话,另外会留幅字在那里,对方也不会让我们空手,放了两箱茅台在后备箱。

  我们去参加宴会的这座城市,比较偏僻,属于市级城市里经济比较差的。

  连高速都没有。

  我们需要横穿市区,然后走省道,再上高速。

  在横穿市区时,遇到了一辆车子停在路边,有个男人抱着树在吐,旁边有司机在照顾,作家示意停车……

  这个抱着树在吐的人是谁?

  当地知名地产商。

  也是来参加这场家宴的,喝成狗了,作家觉得应该打120,于是就打了120,并且等120过来后,我们才走。

  我就在想,他在酒席上,该有多么虔诚。

  按理说,他酒量肯定不错。

  可是,还是把自己喝成了傻瓜。

  后来,我长大了,有机会见证越来越多的酒席,很多酒是怎么喝下去的?与酒量无关,不喝?

  SORRY,我没见过。

  例如我们老大在隔壁房间,我在另外一个房间,结果上楼梯时遇到了,那我该怎么做?中途要过去敬个酒,我端着酒杯,提着酒瓶,白的,单独敬老大一杯,然后再敬众人一杯,全干了,不仅仅如此,我都没有机会坐下,全程站着,然后鞠躬,后退。

  这是标准姿势,两杯多少酒?

  半斤。

  那我能不能不过去?

  那……

  这种游戏,南方人普遍反感,但是南方人来北方,用不了多久,就把这一套摸索透了,而且越来越觉得有意思,为什么有意思?

  因为你仔细观察一下,一个酒局其实就是一次家庭系统排列,建立了一个场,而且是有秩序的场,一切催眠都是在酒席上完成的。

  这就是一个完美的局。

  完美的能量场。

  酒,是起到了加持的作用。

  人人都知道喝酒不好,但是还会喝,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球馆里那么多球友,喝过酒的,感觉就很近,没喝过的,哪怕平时配合再好,也觉得疏远。

  这种感觉奇怪不?我无数次告戒自己,滴酒不沾,但是人在江湖,酒不由己,很多时候感情到了,不喝就觉得别扭,这也是一种世俗的、通用的社交法则。

  我爹为什么反对我炒股?

  他觉得我在赌。

  实际上,他并不了解我,我是一个比他还谨慎的人,是一个完美的后卫,具有一流的防守能力,但是我理解他的担忧,毕竟他不懂,另外总觉得我会在股市里倾家荡产。

  他怕一切回到解放前。

  我炒股其实是三件事:

  第一、更清晰地认识自己,知道什么是行,什么是不行,自己的优点是什么,缺点是什么?要顺应自己的性格做事。

  第二、验证自己的逻辑性,自负一点说,就是验证自己已经足够出类拔萃了,能做到反人性了,反人性不是贬义词,就是能够不随波逐流。

  我用逻辑就能战胜大部分人。

  不需要什么大智慧。

  第三、成为一个反派人物,股市里大部分人是不赚钱的,至少拉长到10年是如此,而我做的定投其实是一个类似的表演,就是告诉你,只要时间足够长,我就是那个无论涨与跌都是赢家的赢家。

  涨,我收割。

  跌,我买入。

  股市就如波浪一般前行,自然,我有高价卖出的机会,也有低价买入的机会,而且一切都是程序化操作。

  通过这半年的直播,我自己都觉得的很震撼,我对这个事的定义就是每天埋下一棵种子,终究会生根发芽,我只需要静待花开即可。

  我认为,我是与众不同的,但是,众人不信,我亲爹都不信,这也是我觉得我做直播的最大意义,就是用事实告诉大家,我就这么牛B,不管干什么,就是持久!

  进入一个领域,我就瞄准了王者的位置。

  别的角色?

  没兴趣!

  前几天,我媳妇跟我讲,她也在定投……

  具体我没问,不知道是拜的何方神圣为师傅?

  我把定投的优先级调整到了写文章级别,我之前谈过一个观点,五年后,因为定投关注我的会占到读者的五成。

  看一点就知道了,与股市有关的文章,都是最火的。

  包括一些写定投的公众号,两年不到的时间,现在基本都是年入百万以上了,你自己可以不做定投,但是你一定要“教”别人去做定投,对于普通人而言,唯一可能战胜大盘的就是定投指数基金,这是巴菲特教的。

  这些,我不是胡说,可以去搜一下相关的公众号。

  基本都是相似的路线:写文章、出书、搞培训。

  但是,这些都不算牛,因为更牛的是实盘,实战,全程直播,一直播就是五年十年,用时间来为自己加成。

  所谓的直播,不是视频直播。

 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去做这件事不?因为我跟十个人讲,十个人都不相信,包括读到这里的读者也不相信,都期待看笑话,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事情的难度有多大,反过来说,一旦成功也多有杀伤力。

  最近,偶尔我也刷抖音,看到那些漂亮的小姐姐,一夜成名,我就在想,这是时代赋予她们的机会,看年龄都很小,才20岁左右,动辄就年赚百万千万,而我们在这个年龄时,哪有这样的出头机会?

  校花们,更多的是默默无闻了。

  现在已经成了孩他妈了。

  能飞起来的,多是凭风而翔,不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,若不是赶上了互联网文学的发展红利期,我也不会有今天,与我会不会写没有必然的关系。

  比我们早的那些文学爱好者。

  最终,都只成了爱好者。

  我经常跟身边朋友讲,一定要抓住时代给你的机会,什么年龄,什么爱好,不要去追随老者的步伐,而是要遵循年轻者的步伐。

  这次,抖音有个闺蜜团很火,最早是成都闺蜜团发起的,然后开始了全国总决赛,有一点很有意思,南方姑娘普遍比较自然。

  而北方姑娘呢?

  多很扭捏。

  不自然,害羞。

  这也是一种文化,大家可以到山东大街上走走看看,女人过了35岁,就慢慢不化妆了,就是自动进入了大妈模式。

  过去,化妆是贬义词。

  意思是只有特殊工作者才化妆。

  像我媳妇这样的,每天出门需要化妆,理论上就属于奇葩,在我们日常接触的女人里,化妆的极少,在济南、青岛还行,80后、90后普遍有化妆意识,县城里有这个意识的,太少。

  所以,让这样氛围长大的女生去搞直播?

  能行吗?

  白搭。

  NIKE专柜有个姑娘,自然美,这种自然美是一种气质美,若是一个女人不靠脸蛋,不靠胸脯,不靠屁股,还依然有吸引力,那就是气质美,气质美是高于脸蛋美一个境界的。

  大家可以观察画家。

  画家画的女人脸蛋未必漂亮,但是这个女人越看越有味道,这核心是什么?

  是画家的审美更胜一筹。

  他们喜欢用细节来表现内在……

  就是通过一些细微的笔触表现出这个姑娘的内涵所在,这种女人天生都带有一点骄傲的,你想想,从小就是偶像派,被家长、老师、同学捧在掌心里的,难道不该有点骄傲吗?

  从小被捧,被伺候。

  吃的,穿的,见的,这些都把她浸泡成了大小姐。

  言谈举止。

  全是自信。

  自信、骄傲,不一定就对应着飞扬跋扈。

  他们对男人不是那么体贴的,因为压根就不会,做饭、带孩子这些,不是有保姆来完成吗?何必需要亲自去做?

  我就特别想把NIKE姑娘打造成网红。

  她若是做平面模特,很美。

  有一股表面的高贵。

  但是搞直播呢?

  白搭了。

  一口地道的本地方言不说,主要是没有太多的内涵,最初装清纯,后来扭起了腚,也没赚到钱,而且还不敢跟人家说自己在搞直播,总觉得容易被人误解。

  最终?

  又卖衣服去了。

  本地最大的网红则是走了另外一条路线,就是所有本地女人提起她就指责,意思是不要脸,胸那么大,那么露……

  她就是颤抖的胸。

  胸大咋了?

  大家爱看就行。

  同事们聚到一起,总喜欢讨论她,而且还替她男人着想,意思是男人怎么受的了?老婆在拍这样的视频,这么招摇。

  女人很像孩子,长不大。

  例如咱小时候看电视,总是问,哪个是好的,哪个是坏的?

  逻辑很简单,非好即坏。

  可是,男人长大了以后呢?知道世界不是两维的,更多的是一维的,就是灰色世界,非黑非白。

  而女人呢?

  则依然是非黑即白,贴标签特别快,例如一提懂懂,那就是渣男,一提这个网红,那就是渣女,为什么不深层次思考一下背后的逻辑呢?

  动不动贴标签的人,都是孩子。

  没长大。

  没有逻辑性。

  颤抖的胸,一年怎么不赚200万?

  你不馋吗?何况人家那是性感,又不是别的。

  我跟NIKE姑娘推心置腹地聊过,我觉得你之所以做不好,与你的能力、时间甚至意愿都没有必然的联系,而是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在阻拦你。

  这个深层次的东西是什么?

  可能是某种羞耻感,可能是某种罪恶感,可能是害怕别人的评价和眼光,可能是......

  总之,它和能力无关,而只和你的执念有关。

  所以,无论做什么,都要先跟自己对话,就是阻碍自己成长的根源是什么?你找到它,面对它,消灭它,那么你就会勇往直前。

  这也是我们准备做一件事首先要解决的,就是刨除心魔。

  鬼子,搞工程的,一个球友的朋友,一起吃过饭,后来他偶尔会到我们店里来玩,一来二去就熟了,他总觉得傍上我仿佛是傍上了某个大人物,对我很用心。

  几乎每次来,都会带着小礼物。

  鬼子要搞定某企业,拿他们的一个业务,想宴请该企业副总,意思是希望我能出面,帮他做主陪,他怕自己没文化,话说不好。

  我上不了场面,拒绝了。

  鬼子跟我讲,副总喜欢女人,他去青岛找了个大学生。

  我问,你怎么证明她是大学生?

  他说,有学生证。

  我说,这玩意也可以造假。

  他说,这个不会,因为是她学校的男孩子介绍出来的,都是同学。

  我问,来这么一次,给多少钱?

  他说,两三千,也看表现吧,到时,哥你先验验货。

懂懂日记:肥猪

  我说,我过了那个新鲜劲了。

  宴请是晚上,女孩上午就来了,鬼子无处安放,意思是能否让女孩到我们店里呆会?

  我说,可以。

  来了。

  很文静,很漂亮,个很高,说话也很礼貌,只是略拘束,从她拘束这个细节我判断出她是农村孩子,可是从她的打扮可以判断出她有钱已经有段时间了,就是已经很会打扮了,比较得体。

  美术专业的。

  99年的。

  我当时说不出的感觉,这么好的姑娘?两三千?送给那个肥猪?

  我破天荒的提出,请他们俩吃午饭。

  下午我又挽留他们继续在店里,而且全程我陪着,我都有点喜欢这个姑娘了,我就在觉察自己,我咋会对这么一个出来交易的姑娘动心呢?也不是动心,就是觉得不甘心,咋能送给他呢?

  这姑娘身上没有半点风尘气,反而很有艺术范,中途还起身翻过几次书,跟我探讨过几本她那个年龄喜欢的书与作者,问我为什么不上架一些这个类型的作品?我很认真的给解释了一下,我们只做小众的、世俗认可的藏书。

  晚上,鬼子问我去不去参加酒席。

  我想去,但是之前拒绝了,没去。

  次日,鬼子问我要不要?

  我说,可别糟蹋人家了,快送回去吧。

  按照时间推理,应该是副总来过了,鬼子来过了,我不是不想,我还真想,但是想想俩肥猪都拱过了,我只有恶心的份。

  我就觉得百感交集,就凭这股艺术范,若是去玩小视频,完全可以成为网红,至少是小范围内的红,肯定可以做到衣食无忧。

  山体的那个垒球姑娘,她抖音就特别火,她前些日子还跟我讲,她要去国外留学,很多粉丝给她打款……

  真好,至少不需要被猪拱。

标签: 肥猪 日记

作者头像
admin创始人

上一篇:打开 热门跟贴:早卸载了,铁血脑残全到抖音去了 打开 热门跟贴:快手抖音类的即时
下一篇:花间直播想要做什么?另类直播的新玩法

发表评论